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>CF活动大全

cf帮助助手“联”,拉近,在“同乡”的分类中获得说服力模糊谈判力

来源:CF活动助手|发布时间:2022-10-26 04:41:51|浏览次数:18

cf活动助手xiazai

原标题:联,拉近,在同乡的分类中获得说服力 | 模糊谈判力

联,拉近,在同乡的分类中获得说服力 | 模糊谈判力

联,拉近,在同乡的分类中获得说服力 | 模糊谈判力 第二十四篇

这是桔梗谈判思维的第698篇推文。

全文共1919字,阅读大约需要3分钟。

1 引言

老屠在群里发了一个视频,标题是院士最多的十个城市;

其中第一名是宁波,拥有120名国家院士,无愧为院士之乡。

他发出视频后没有任何评论和发言,但我依然马上就能体会到手机那头传来的,浓浓炫耀的味道。

因为老屠是宁波人。

当然,作为损友我是不会让他这么容易得逞的;

于是,我回了一句,

噢呦,那你可给家乡丢脸了。

这只是我和朋友的一个日常玩笑,但事后我却陷入了沉思。

到底该炫耀,还是该丢脸?

就仅仅因为老屠是一个宁波人?

从逻辑上看,

宁波能拥有120名院士这样的成就,老屠应该没有任何贡献,但他却沾沾自喜;

驰心cf助手

但反过来,

老屠没有成为院士,也不应该在120名同乡的映衬下,就相形见绌而丢脸,不是吗?

为什么一个看似毫无瓜葛的视频,突然就产生了一个可以让我们争论的角度;

我们是什么地方的人?,这个属性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?

或者说,

这个把我们和他们区别出来的分类,到底产生了怎样的说服力?

2 同乡的力量

我们依然在模糊谈判力这个系列推文中,它的思维方式启发自牛津大学的实验心理学实验。

今天要聊的依然是,恰尔迪尼七字影响力的第三个字,联。

所谓联,指的是联合,指的是咱们(我们);

模糊谈判论中极为重要的一个分类就是,我们 VS 他们。

联字所代表的的说服力,可以总结成这样的一句话,

人们总是倾向于,对自己人,也就是属于咱们一伙的人,表示赞同,并接受说服。

换句话说,

你对那些把你看做咱们的人,更有说服力。

如何成为咱们?

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拉近关系。

拉近到一个同乡的距离,就能产生巨大的说服力。

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我们的大脑在类似的事情上并不太讲究逻辑;

就因为两个人曾经一段时间、在同一个地方待过(但也许这个地方范围很大),他们就产生某些不可描述的共性;

这种共性,足以产生联字效应,足以形成咱们的分类,足以产生说服力。

我不是一个球迷,但作为一个男性,也会和好友一起看看足球,享受一下那种氛围;

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,我并不懂球,也没有长期关心的球队;

但是看球这个活动是得有关注点的,你得是一方球队的支持者,你才能充分享受这场球带来的乐趣。

cf手机助手 下载

大连实德 Vs 上海申花

在和几个上海朋友一起看球的时候,看到他们都很紧张申花的输赢,我便也跟着紧张起来;

我的心里悄悄地萌生了这样的潜台词,我妈妈是上海人,我也算上海人,我得帮申花加油。

巧的是,在另一次大连实德Vs上海申花的比赛上,我和几个东北同学在喝酒;

看到他们很紧张实德队的分数,我便也跟着紧张起来;

我的心里悄悄地萌生了这样的潜台词,我从小在东北长大,我也算东北人,我得帮实德加油。

更夸张的一次,在和大学同学看世界杯的时候,因为同学是国际米兰的球迷,于是他在意大利队的比赛中尤为紧张;

我实在是无法探知自己更喜欢意大利队,还是巴西队;

但这并不影响我选择了意大利,因为我的大学同学喜欢,我们在一个学校一个寝室住了四年,这就足够了。

3 亚洲人

有一个故事,在同乡分类的说服力上,很有说服力。

1941年,有大量的犹太人逃到Kobe避难;

但在珍珠港事件之后,这些在Kobe的犹太人开始面临生存的巨大危机。

1942年一月,Hilter正式宣布了对整个犹太民族的屠S策略,并开始对JP施压,要求他们处理Kobe的犹太人。

作为当时轴心国的成员,JP政府当然不想得罪Hilter,但他们不太愿意对国内的犹太人下手。

但随着压力越来越大,JP政府不得不召集犹太难民团体,开会商讨。

犹太难民团体中,有两名德高望重宗教领袖参加了会议;

一名是,教士摩西-沙兹科斯(Rabbi Moses Shatzkes),犹太法典学中最著名的学者;

另一名是,教士西蒙-卡利什(Rbbi Shimon Kalisch),社会心理学家;

在会议上,两名教士被问及了几个关乎生死的问题,

为什么纳粹这么恨你们?我们有什么理由要冒这么大的险继续来保护你们?

摩西教士被问得哑口无言;

但西蒙教士沉思后说,

因为我们是亚洲人,和你们一样。

这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分类,一方面是纳粹提出的雅利安人VS其他人,一方面是西蒙教士提出的亚洲人Vs其他人;

JP官员很自然在这样的分类里找到了我们Vs他们。

这场会议结束后,两名教士被告知,请回去告诉你们的人,我们仍会继续保护你们的安全,只要你们还在这里。

(故事援引自:The Fugu Plan: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Japanese and the Jews During World War II,by Marvin Tokayer and Mary Swartz, Gefen Publishing House 2011 )

4 小结

值得一提的是,今天内容的背后,依然有着模糊谈判论的影子;

分类、二元、语言、极端;

联,联合的本质,也是二元差异的极化;

当我们尝试画出一个分类,我们 Vs 他们,人们的大脑迅速二元化;

当咱还没出现之前,这个分类对我们来说就是模糊的,没有说服力;

一旦我们在谈判中撕开这个分类,咱和他们的界限越明显,说服力就越极端;

说服力的流动,再次从模糊走向极端。

-

这里是谈判思维

模糊谈判力 第二十四篇待续

---桔梗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cf免费福利小助手

©版权所有 2015-2023 珍惜CF辅助 XML地图 TXT地图
友情链接: CF活动助手一键领取